这种判断江河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自己的父亲说,于是他就沉默了下来。他准备见了这位王公公之后再说,看看这位王公公是怎么样一个态度。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父子二人接下来就变成了等待。

回到了皇宫之后,朱翊钧很快就把这件事情给安排了下去,对于朱翊钧来说这件事情已经到后期了,没有什么太值得他关心的事情。

交给手下人去办,完全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这件事情交代了下去之后,陈矩那边自然是不敢怠慢,很快就安排了自己干儿子去办这件事情。

王安也知道事情有多重,他也就直接找了上去。

经过这些年的锻炼,他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年纪轻轻的小太监了,早就没有了当时的青涩和惊慌失措,现在的他更加的成熟,更加的稳。

所以在他见到江河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就很淡然。

王安已经把这件事情了解的很清楚了,这一次是江家有求于朝廷,而不是朝廷有求于江家,所以自己可以把事情做得过分一点。

“王公公,”江河有些献媚地看着王安笑着说道。

挑起眉毛看了他一眼,王安轻声的开口说:“行了,坐下说,今天咱家过来就是想看看你们家的诚意,毕竟这次的事情很重要。”

“宫里面上上下下的在看着,如果咱家乱来的话也没有好下场。”

“公公放心,”江河也早有准备,他直接开口说道:“咱们江家无论是实力还是能力,或者是诚意全都有。”

“是吗?那说说吧。”王安看着江河笑着问道。

“不管这一次的事情成不成,公公,这个您收着,”江河说着将一摞东西推到了王安的面前,轻声的开口说道:“大明龙头票,十三省通兑。”

王安的脸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他甚至都没有客气一下,伸手将纸张拿起来,刷的一声展开之后挨张数了过去,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

一边的江河看到这一幕脸色都变了。

这就是宫里面的公公吗?真的就这么肆无忌惮,收受贿赂的时候都是当着面数钱的?

大明龙头票子,聚宝商号推出来的银票。

按照不同的级别分为不同的票子,龙头票子是最高的票子,能够在大明十三省通对。这玩意儿可是好东西,没有实力人家都不给你。

有的人只在省内做生意,在省内用银票,你就兑换本省的就可以了,也就是虎头票子。有的人只是存钱,我都不想通对,就是放你那里。

那么你就兑换鱼头票子就可以了。

这一次江家拿出来的是十三省通对的龙头票子,一看就是真正的用了心了,一张张数下来,王安笑的说道:“五万两首笔不小。”

“小小心意,还请公公不要嫌弃。”江河在一边轻声的开口说道。

点了点头说道:“行吧,看在你们还算有诚意的份上,咱就和你们说说。”王安似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次的皇商资格是需要缴纳一些钱的。”

“这些钱一方面是为了展现你们的实力,另外一方面则是会作为保证金放在宫里面,如果你们做了什么事情或者是出了什么岔子,这笔钱用来善后。”

“陛下是公平公正的,不会看钱行事。”

“不过你们也应该听说了,皇商是要划片的,想要获得的多,那么需要缴纳的保证金就更多,你们需要回去多准备些钱。”

“公公觉得多少钱能合适呢?”江才伸手茶碗推到了王安的面前,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

“这个咱家就不知道了,”王安摇了摇头说道:“事情没出之前,咱家可不敢胡说八道,就回去好好的准备钱吧。”

“对了,除了这个钱之外,每年还要交一部分税。”

听了这话之后,江河一愣,他有些迟疑的看着王安说道:“王公公,这交税,有什么说法吗?”

大明朝的这些人早就已经习惯了不交税了。

当初制定税的时候,田地的税是十税一,商人的税是三十税一。这个重农抑商的思想,他们弄的可真的是非常的合适。

穷苦的老百姓土里刨食,非常得官老爷的看重,社会地位非常的高,要十税一。

那些经商的有钱的,我老爷瞧不起他们,社会地位非常的低,然后三十税一。

还真的是合情合理,重农抑商啊!

大家都习惯的事情,自然不想改,为什么要改?谁也没想到这一次居然要从税上动手脚,这是要干什么?

原因也非常简单,朱翊钧不可能把所有的钱都划拉到自己手里面来。

这对于国家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皇家可以有一些资产,但是不能全都是皇家的资产,这些东西早晚是要交回到国家手里面来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