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低等级魔兽竟然打算要出手?

宁城听到拓跋震的翻译,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犹豫几分,问道:“拓跋兄,你确定吗?”

拓跋震凝重的点点头说道:“刚才在山峰上,那几头率先登顶的石甲虫似乎察觉到了大玄前辈的存在与威胁,所以想要发动进攻!”

“这...怎么可能?”诸葛长青暗自咂舌,暂且不说这些低等级魔兽究竟是不是大玄龟的对手。

他们究竟是哪里来的勇气,敢去挑衅一名真神级别的强者?

兽域之中,等级血脉无比分明,大玄龟的血脉在兽域中绝对算是最顶尖的,况且还是真神修为。

寻常,这些低等级魔兽别说出手了。

就算是感受到大玄龟所释放的威压估计都要臣服了!

如今,这些灵智不高的魔兽竟然打算要出手?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啊。

大玄听懂了这些魔兽的意思,冷哼一声说道:“想要对龟爷出手?你们也配?”

光是一道威压,眼前的一方刚刚形成的小型魔兽山峰瞬间爆裂而开化作如同烟花般的血雾,血雨旋即自天空洒落而下。

大玄释放的一道威压,便灭掉了一座山头,少说也有几十万的低等级魔兽。

一般遭遇这种情况,这些低等级魔兽估计早就四散而逃了,这是绝对实力的压制。

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反击的余地。

大玄也正是这样想的。

所以他才出手震慑。

下方,黑压压的低等级魔兽身上沾染了血,它们纷纷抬头望向天空,带着疑惑,那纯粹的野兽瞳孔中却夹杂着无尽的怒火。

似乎正在质问着大玄龟,为何要在这个时候来入侵他们的领地?

大玄一下子便感觉不太对。

他提升了高度,本体缓缓消失化作人形。

“不对啊,这些魔兽不仅仅没有惧怕的意思,看他们的眼神甚至想要将我撕裂成碎片啊。”

大玄的本体消失后,那些魔兽原本充斥杀意的目光一下子便消失了。

再度开始周而复始的堆积起来,仿佛想要爬上天空。

大玄沉默。

拓跋震也不知道为何如此。

诸葛长青拿出罗盘,似乎想要推演一番,传说中的机缘究竟在什么位置。

唯有宁城。

他抬头看向天空,此时硕大的血月光彩照人,赤色大地在血月的浸染下如同披上一层血色薄纱。

宁城双手合十,永恒大道涌现而出。

巨大的永恒大道盖过了天际的血月,下方再度陷入一片黑暗。

“吼!”

“吼!”

原本已经平息的野兽怒吼再度响彻而起,不过并非对着宁城,而是想着永恒道发出怒吼。

宁城顿悟,收起了大道,说道:“大玄,他们并不是主动在挑衅你,而是因为你的本体不小心挡住月光,所以才会如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