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

纪安之受到某种刺激缓缓睁开双眼,却因为剧痛下意识伸手捂住了塌陷的胸膛,紧接着…………他便深感意外的立马从地上坐了起来。

毕竟,他能感觉到胸膛之内的剧痛,说明自己此刻并非是在做梦,而自身胸膛的塌陷程度…………也无时不刻不在告诉他,自己绝不可能还活着。

“很疼吧?”柳小江站在废墟的土堆上,低头看着下方表情疑惑的纪安之,道:

“毕竟也只是‘残留’级别的尸气,就算能让你拥有异于常人的体质,也不可能像她们一样拥有近乎完善的不死之身…………”

闻言,

纪安之抬头看向站在不远处土堆上方的男子,以及对方身后那个方才已明确杀死了自己的恐怖女人。

“你……是嬴勾,这到底怎么回事,我为什么还活着,难道是………”

“我只是刺激了一下你体内的尸气,其他的…………我可什么都没做。”柳小江面色平静的俯视着纪安之。

“你之所以还活着,当然是因为…………你体内的尸气,早已改变了你的体质。”

“严格来说……”

“你这体质甚至要比那些寻常的异人更强,只是不懂…………也并没有进行过练炁罢了。”

说着,

他甚至缓缓向上扬起了嘴角,道:“如果要对你进行分类的话,我想异人…………才是属于你的真实身份。”

“你放屁!”纪安之捂着胸膛从地上起身站了起来,抬头仰望着土堆上方那个眼神嘲讽的男子。

“一定是你……一定是你这个怪物对我………”

“你曾经去到过某个极阴之地……”柳小江摇头打断了纪安之,道:

“你体内的尸气的确来自于我,但却并非是出自于我的本意,才会使它逐渐融入你这种人的体内………”

“当年……”

“我还不能算作是真正的活着,只是一缕可能会随时间消散的意识,所以…………为了自己不会消散的太快,我曾有过很长时间到处寻找极阴之地的经历,想必你也正是误打误撞的遇见过那时的我。”

“这些许被融入你体内的尸气,也是那时你与我曾有所接触的证明,当然…………它也确实有可能是那是的我,单方面想要利用你这个家伙,才会相对隐秘的让其侵入你体内。”

“只是……”

“我或许是想通过尸气来控制你,以求让你这个普通人来为我做事,又或许是想要杀掉你…………只是没想到那时的自己,居然虚弱到连利用它做些什么的能力都没有了。”

说到这里,

他反倒有些好奇的看了看纪安之,道:“你难道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么?”

“虽说只是被些许的尸气融入了体内,但它所带来的效果…………至少也能让你在体质上,远远超过身边的那些普通人了。”

“你曾经应该是上过战场……”

“难不成一直都没有受过伤么,在受伤以后…………你难道没有发现自己,恢复的远比其他人更快么?”

“…………”纪安之。

“看来你已经相信了。”柳小江见到满脸不可置信的纪安之,顿时明白了这家伙从来都没有重视过这点,而经过这次…………他大概也已经相信了自身的特殊之处。

“讽刺啊……”

“一个无比仇视超人类、异人,甚至想彻底消灭这种群体的家伙,之所以能走到今天…………也都是仰仗了自身等同于异人的能力。”

“纪安之,感觉如何啊?”

说着,

他眼神嘲讽的看着纪安之,再次缓缓向上扬起了嘴角,道:

“如果说是因为当年父母与战友的死,导致你这家伙彻底恨上了超人类、异人这种群体,那么现在…………你要不要为了复仇,亲手杀掉自己这个异人?”

“哦,对了……”

“你之前在丁嶋安身上发现的弱点,自然也能成为你这家伙的致命弱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