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岩看着那道光芒,眉毛皱得更厉害了。以老人的实力自然看得出,那道光芒可跟星蕴没有半点关系,那道光芒就和褚岩刚才从苏烈身上感觉到的气息十分相似,近乎一至。

那是黑暗,那既是深渊!

那显然不是星蕴,现在苏烈运用的,和黑民,和高阶黑民的力量十分似乎。

想到这,褚岩的眼中满是忧色。

再说那道光芒,它落入房间之后,仿佛激活了什么,光芒像水一样扩散,蔓延,它们迅速地填满空间,然后拉起一团团光影。

那些光影起初非常模糊,可是很快,就变得清晰起来。尽管不时还会出现扭动的迹象,但大致可以看清,那是袁数。

由光影所化的袁数,这时正看向外边,给人很期待的感觉。很快的,他突然往后退去,接着便有光影所化的碎石,向房间内侧喷溅。

褚岩忍不住朝苏烈看了眼,他知道苏烈现在正还原着当日所发生的事件,他不知道苏烈是怎么办到的。

房间中,很快又多了一道身影,从对方的身形、形貌,哪怕这团光影比袁数要模糊不少,可褚岩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魏城洲!”

“这不可能,蓝龙不说他没有从坟墓里出来?”

“魏城洲是如何回到擎天堡?”

.com

苏烈想了想,沉声道:“他有办法。”

褚岩朝他看了眼。

这时,房间中的光影变化,魏城洲看上去是要把袁数给带走,但突然有一片模糊的光影出现在房间里,那团光影和魏城洲交上了手,但看上去,对方的动作不够流畅,不够自然。

有种每次出手前,都要稍微考虑一番的感觉。

“那是龙轩辕。”褚岩指着房间里那第三团人形光影说道,“从动作来看,这时他已经受到某种能力的影响。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感觉不到,只能凭借能量余波的反馈,再加上自己的经验,模拟出对手的动作再加以应对。”

苏烈点头:“他已经做得很好,但终究是勉强出手,实力大打折扣。”

这时,有一道光线划过了袁数的身边,袁数似乎受伤,但魏城洲却趁机逼开了龙轩辕,带走了袁数。

苏烈眼中光芒一闪,那房间里的光影就徐徐消退,他快步冲进房间里,找到刚才袁数受伤的地方,蹲了下来,翻开几块落石,扫掉铺在地上的灰,便看到地面上有几点已经凝固的血迹。

他立刻拍了拍地面,地面立刻裂开,苏烈轻松地掏起那块沾有血迹的碎片,收进自己的口袋里。

“怎么样?”

看见苏烈出来,褚岩立时问道。

苏烈微微笑道:“有些发现,或许可以凭此找到袁数。”

“是吗?那太好了,我跟你一块去。”

“不。”

苏烈摇摇头:“司令,我想自己一个人去。而且,你得通知黄金议庭,魏城洲的状态很不正常,我怀疑他已经变成了‘皮囊’。”

“什么!”

褚岩全身一震:“为什么这么说?”

苏烈声音低沉:“刚才司令你也说了,魏城洲困在坟墓里了,正常来说,没有‘钥匙’,他是无法从坟墓里出来的。”

“可如果,有人给他‘钥匙’呢?”

褚岩倒吸了口冷气:“异神?”

“嗯,坟墓里,那些古老的存在,古老的意志,绝不止一个。而它们,都想法设法地想要离开坟墓,进入我们这个世界。”

苏烈点头道:“所以我猜,魏城洲恐怕和某一个古老意志达成了共识,所以才能够从坟墓里出来。唯一的问题是,魏城洲现在处于什么阶段。”

“阶段?”褚岩听得一头雾水。

苏烈笑笑道:“我在坟墓里也呆了几年,有一些古老意志,它们的脑袋不太灵光。和它们有所接触的时候,我在它们那套取到一些有趣的信息。”

“例如,它们寄生在我们人类身上,哪怕获得了皮囊,也不会立刻成为异神。这需要一个过程,需要经历三或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这时古老意志刚完成了寄生,它们需要适应新的身体,会选择暂时性的沉睡。在这个阶段,皮囊不会觉得有太大的异常,他们仍能够掌控自己的意识,可以凭借自己的意志行动。”

“只是偶尔,会听到一些不属于自己的声音,脑袋里会出现某些他根本没见过的画面。”

“第一阶段的时间有长有短,长的可能十几二十年,甚至几十年,几百年。这要视乎,皮囊是否和古老意志达成某些协议。”

褚岩只觉不可思议:“皮囊还可以讲条件?”

“可以,如果没被欺骗的话。当然,古老意志会否遵守,能够遵守多久,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不过总的来说,第一阶段至少都会维持半年左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