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色变化之快,直叫身边几人瞠目,好似方才那个面露怒气的是另外一个人。唐老太太却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头,什么都可以算,唯人心最难算,当年的他行事章法有迹可循,所以才能算,不过现在的他越来越难算,也更加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筹码越多,行事愈难度测,若是再喜欢出奇制胜,那么就更难猜了。

李落看似不打算再追究当年唐老太太算计他中毒一事,连提也不愿多提,唐糖暗暗吁了一口气,放下心来,不过同行几人却都各怀心思。连山是诧异,他竟然连当年受何人请托都没有多问一句半句,要么是他知道,要么是他不在乎,只是无论哪一种,似乎都不该这么风轻云淡。冷冰亦是沉思,当年他随李落一同下天南,下毒之事未必就和宋家有关,也许是有人想坐收渔翁之利,挑起大甘与南王府的纷争。这样的人虽说不多,但也不少,当初李落四面树敌,朝堂之上虽有万隆帝支撑,不过羽翼未丰,远不及今时今日手握大甘重兵的权势,想杀他的人多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冷冰头一个想到的竟然会是大隐于市和言心。

谷梁泪也在思索,只是她想的和诸人皆有不同。李落刚才的模样只是怀疑当年那件事,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中毒,或者说为何中毒之后没有毒发。如果只是怀疑,他不告诉她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不过刚才那一瞬间她的心跳了一下,就在唐老太太说到他体内有异物时,除了曾有人向他下蛊之外,谷梁泪隐隐觉得他还有事瞒着自己。就在这时,忽然耳边传来李落的声音,传音入密:“等离开这里之后有件事我要告诉你。”谷梁泪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一弯,愿意说就好,憋在心里闷不吭声才吓人。

路上的谈话不算融洽,李落脸上有疏离之意,唐老太太脸色如常,并未有什么异色,至于连山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神色,还好多了一个唐糖,故意装作瞧不出来李落的疏远,一个劲和他们说话,一双美目大大方方地掠向谷梁泪,又是羡慕,又是想要亲近,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就连冷冰也多说了几句这些年行走江湖所遇的奇人奇事,最后竟然还答应了若是有机会带她一起闯荡江湖。

方才几人的陌生之感又消失了,李落暗自称赞,以往见面她向来都少说话,如今想来只是低调,不愿意出风头罢了,要说心智,兴许会差些,要说才智,未必就不如其兄。

镇子正中书堂的名字颇有金戈铁马之意,名字叫做铁琴铜剑楼,整座楼的地基是在一整块大石上凿出来的,绝地火阴水。上下两层,整座藏书楼若是从空中俯瞰是一副回字形的画面,下层为卷、刻、碑、柬等,上层为书、帛之类,每层共计有九九八十一个房间,逐一编号,收纳各地各族的书卷原本和文字,有藏书数十万册,较之大甘翰林院的藏书楼有过之而无不及。

铁琴铜剑楼附近十丈之内没有树木青草,空无一物,绕着院子有一条小河沟,引了活水,这是怕书楼走水,及时灭火的时候用。书楼外头有人守着,也是镇子里的人,只是寻常壮丁,看着孔武有力,不过也就比常人强些,算不得高手。进了院子,一应诸物多为石质,若非不得已,甚少见木质和竹制的器物,都是为了谨防失火,书卷易燃,一旦着火后果不堪设想。

李落看了看,忽然问了一句:“只防天灾,不防人祸?”

“也防,也不防。”唐老太太笑了笑,招呼李落三人进来。进了院子便是书楼,正堂有一副匾额,上书铁琴铜剑四个大字,门开着,有檀香袅袅成烟,味道要比一般的香料大。书楼点香,除了静心之外,还要驱虫。

“听闻王爷的弃名楼也有一座书楼。”

“我那间小楼不值一提,藏书恐怕连这里的万一都没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