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一脸诚恳的温子琦,姬雪冬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克制住没有笑出来,但是原本白皙的脸颊却因为极力的克制而稍显绯红。

温子琦何等聪明,不用想也知道她是因为什么,但此时绝不是自己申辩的好时机,只好无奈的长叹一声。

这一声虽然来的有限突兀,但好在让姬雪冬瞬间明白自己的位置,便立马稳住了心神沉声道:“找活干?你怎么想都不像缺钱的人吧!”

此言好似说出了众人的心神一般,虽然没人敢随声附和,但是都默默地点了点头。

“唉,姑娘有所不知啊!”温子琦自然看的到众人的神色,便无奈摇了摇头解释道:“我不过就是小学徒,你们所到的都是些坊间传闻罢了!”

“传闻?”姬雪冬双眉轻轻一蹙,面露一丝惊诧之色地嘟囔道:“虽然说十里路上有谣言,但有些传闻总归是有些依据的,你这一口否认是不是太有点”

话说至此,蓦然想到自己应该是帮温子琦的,便立马语气一变道:“好你的温小哥,我差点被你骗了,幸亏我够聪明!”

听闻此言,众人皆都愣了一愣,就连温子琦都怔住了,饶是他天资聪慧,但也实在想不出此人这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是想干什么,便面露难色地说道:“姑娘你说什么呀,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明白呢!”

亦或是温子琦说的正中王林的心坎,竟然让他不由自主地跟着附和了一句,“就是就是,我怎么一句也没有听明白呢!”

还未待话音落地,王林便觉得自己可能闯了大祸,连忙躬身致歉道:“尊使大人,小的”

“下不为例!”姬雪冬头都没有抬,好似知道王林要说什么一般,不耐烦地说道:“我这人向来大度,但也不要触及我的底线!”

.com

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字,但让王林不由一喜,本想着再次致谢,但想到刚才冷冷的警告,便连忙将已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地咽了下去,只是深深鞠了一躬。

如此窝囊的王林,在其他人眼里可能是第一次见到,一直笑嘻嘻的海大江脸色更是瞬间变的毫无血色,毕竟刚才的王林可是凶相毕露,可现在温顺的简直让人大跌眼镜。

念及至此,便将视线缓缓移动到造成如此局面的姬雪冬身上。

或许是他的目光过于明显,亦或是姬雪冬太过于明锐,就在海大江的目光刚触及到姬雪冬的脸颊时,一道凌厉且带着杀意的眼神正好从姬雪冬的双眸射了出来。

海大江毕竟不是普通人,知道在这个时候若是再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便硬着头皮打了一个哈哈道:“能够一睹王姑娘的飒爽英姿,实在是…”

还未待他说完,蓦然间一道亮光从众人眼前一晃而过,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这光是何物所发出之际,就挺到一声“啊”的一声惨叫响起!

众人的目光瞬间都被吸引到一起,全都聚焦在海大江身上,只见他一手捂着下巴,满眼惊恐地看着姬雪冬。

“吼什么吼!”姬雪冬冷冷地瞟了眼海大江,一脸鄙夷地说道:“我只是看不惯你那点山羊胡而已!”

海大江惊魂未定地用手摸了摸下颚,发现只是少了点胡须,登时面露喜色,像他这么机灵的人,自然不会相信姬雪冬所说的讨厌胡须这种说辞,便连忙抱拳致谢道:“多谢王姑娘手下留情!”

姬雪冬轻哼一声,也没客套,冷冷地说了句,“刚才我只是看你那山羊胡有点讨厌,你可别让我觉得你的脑袋也碍事哦!”

“那是那是!”海大江连忙谄媚地笑道:“胡子毕竟以后还会长,脑袋掉了可就没有再长出来的机会了!”

“知道就好!”姬雪冬神情淡然地点点头,有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今天得来全不费功夫!正愁找不着机会吓唬一下这几位,此人便送上门来。

闻听此言,海大江心中登时一喜,下意识的

将身子微微后撤了少许,尽量远离这位杀神,毕竟觉得自己此次之所以能够捡条命,完全是因为运气足够好。

本来沉闷的气氛更是因为姬雪冬的出手,瞬间变得更加凝滞,就连呼吸都好似困难了许多。

见众人双唇紧闭不再言语,姬雪冬眸中掠过一抹慧黠,毕竟对于如何制造紧张气氛她是相当拿手,如此一来,她敢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绝对不会有人敢打断她的发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